• penny

    我得医治了 – 黄佩妮

    过去因长期的情绪压抑,加上工作压力和身体的疾病(大颈庖),令我掉入了忧郁症的网罗里。在患病期间,我一天需要服食多达12粒的药丸。我常常觉得力不从心,对身边的人、事与物都提不起劲;工作与家庭都无法兼顾。常觉得自己没有用,不但没有能力照顾好家庭,甚至拖累身边人。心中也常仿佛有一股声音,不断催逼我从10楼的住处跳下去;因为我找不到生存的目标和价值了。

  • winnie

    我找到了! – Winnie

    因重男轻女的观念,我从小就无法感受到父母的宠爱。中学时,极度渴望被爱的我瞒着家人开始谈恋爱,可是几段恋情都无疾而终。找不到爱,却饱受被弃绝的伤害。我开始寻求出路,四处求签拜佛,甚至在神明面前以自愿减短寿命来换取爱情。然而一切的举动并没有带来任何的改变,得到的答案竟是 “这是自招的罪孽”。我不想过放纵情欲及自甘堕落的生活,却又找不到生命的意义。我不敢自杀,唯有选择走在马路中希望被车撞死。

  • Amanda3

    全新的我 – Amanda

    刚满月,因家境贫苦,母亲把我送给大姨养育。从小,我就没有安全感。 中五毕业后,决定不再升学,工作赚钱。因工作需要,我开始喝酒、追求物质享受。每天下班后,就和朋友到夜店寻欢作乐,常常不醉不归。虽然借酒消愁愁更愁,但是狂欢喝酒时,至少我觉得我不是孤单的。为了肯定自己的价值,名牌衣物更是我提升自己的包装。

  • karsoon1

    我自由了- 黄家顺

    对很多华人来说,赌博几乎成了我们的文化。而我,从小就在这种“文化”的熏陶下,成了麻将高手。     中学时期,我常去同学家 “开枱”;工作后,我更是变本加厉。到自己做了老板,每天到了五点下班时间,我的麻将友就会自动上门。我可以为了 “砌砖”,三餐都在麻将桌上解决!